作者專欄,  奇慈飛,  生活

在她家中,想要決定自己的人生,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

「不行!現在就還是我決定,等你嫁出去以後,要不要出國讀書是你丈夫的事!但在那之前,這是歸我管!」

砰地一聲,爸爸甩上門走了出去。

Nura,巴勒斯坦人,成長於沙烏地阿拉伯,相較於約旦社會,沙烏地阿拉伯顯得相當保守。家庭算是富裕,爸爸從事建築工程,經濟上算是相當穩定。家中有五個小孩,頭上一個大哥大姐,她夾在中間,尾巴跟著小弟小妹。雖說是老三,但卻是家裡頭第一個上大學的小孩。

申請了約旦大學,第一次隻身離家來到約旦就讀。雖說「離家」又不太像是台灣所謂的離鄉背井,到一個異地完全自己打拼。之所以選擇約旦的關係是因為外婆家就在約旦,在上大學之前的每一年,全家都會來約旦度長假。Nura若在約旦有什麼需要幫忙,外婆舅舅等全部都在此照顧,阿拉伯的家族關係是非常緊密的。

Nura除了本科系外,對於亞洲文化十分嚮往著迷。再過兩年即將畢業,正在規劃著研究所的下一步。每每和她聊天的時候,聽得出她對阿拉伯的厭倦,一心想往外拓寬視野的決心;同時也可以感受她那份雀躍背後的不安,另外一股承受的壓力。

那天晚餐後,大家坐在庭院裡聊天;她撿了一個爸爸剛談完婚事的開心時段,湊上前換討論她的人生。

「爸爸,我想和你說說事情。關於我的研究所,我想要出國去讀。」

「嗯,你想要繼續讀研究所?出國去哪?約旦也是出國啊。」其實他自己知道,除了距離遠點,但其實仍舊在阿拉伯世界。

「不是,我和我們教授討論過這個,我想去馬來西亞或是英國。在營養學方面的領域,英國是最有聲望的;若考慮亞洲文化,我是想去台灣,但是馬來西亞在清真食品這塊是適合我去的。」

爸爸知道她一向熱愛亞洲,瞧了我一眼。我繼續裝傻啜著甜紅茶。

「誰要和你去?難道自己一個人?去英國還是去哪?」

她沒料到這麼快就踢到鐵板,原本擬好的劇本瞬間亂了。緊張滿布全身,講話不再胸有成竹,斷斷續續地道「對於學術,呃……英國是比較可行。美國也是可以發展的……除了學術,對於國家的學習……有幫助……。我想離開阿拉伯國家,到不一樣的環境去學習更多。」

「不是我不支持你學習,但是我沒有辦法讓你自己一個人去其他國家,這點我很肯定。你哥現在有工作,你弟還沒畢業不能過去照顧你。你在外面讀書,你有認識的人嗎?你要怎麼料理自己起居?外面社會那麼亂,槍殺侵害到處都在報。一個人晚上怎麼辦?若有男生跟蹤你回家怎麼辦,變成情殺怎麼辦?」

一連串的激問排山倒海的壓了下來,但她不放棄的繼續說服。「我在約旦也照顧自己兩年了,在外面我之後會認識人的,會有朋友呀……」

「夠了!」爸爸硬生生打斷她的說服。空氣沈默了好一陣子「……除非,兩年後我停掉工作和你一起過去,直到你畢業為止。」

天啊天啊,這在家族可是一件大事!「爸爸,這行不通,家裡需要你!我一個人可以,我也在約旦離開家很久啦。」

「不行!現在就還是我決定,等你嫁出去以後,要不要出國讀書是你丈夫的事!但在那之前,這事歸我管!」

砰地一聲,畫上句點。

故事若發生在台灣,大家多數不會認同。怎麼可以限制孩子的教育?我們能夠理解為人父母的操心,但這樣將孩子綁在身邊是否保護過度?

想起她爸爸,說是生氣,我更願相信他是擔心害怕。

他清楚知道,教育對孩子是很重要的關鍵;他知道就算是女兒也要給她最好的教育;他不是井底之蛙,他也知道世界並不是只有阿拉伯,與世界接軌需要踏出去……。但是,他害怕。

他害怕自己的信念和現實相互抵觸,他願意相信教育帶給人生的利益,同時害怕自己依著信念所嘗試的第一步帶來未知後果,傷害了小孩;也害怕自己的權力釋出。過去二十多年,家庭的一切似乎都在他的管轄範圍,他主宰著家中的大小事,有權決定小孩的教育方式、哥哥的工作甚至婚姻對象、姊姊的戀愛等。過去一切在掌握之中的家庭,一切在照顧範圍的小孩,漸漸脫離,也代表著自己的權力也在逝去。

他一家之主的職責,他要為家庭負責,為兒女負責;除非最後,女兒……已經歸為他人。

在她家中,想要決定自己的人生,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。這次,要挑戰的不止是Nura自己,對爸爸更是人生的一大難題。

留言
奇慈飛

迷迷糊糊考上政大阿語,誤打誤撞到了突尼西亞交換,後來又不聽媽媽話跑去約旦求學,期間遊歷阿拉伯諸多國家。
現於奢華杜拜當台勞,偶爾在換日線及關鍵評論網發文貼補家用。
身子彎低,久蹲的觀察,才可更貼近心。蹲下後,才可躍高!

你可能會喜歡

奇慈飛

迷迷糊糊考上政大阿語,誤打誤撞到了突尼西亞交換,後來又不聽媽媽話跑去約旦求學,期間遊歷阿拉伯諸多國家。 現於奢華杜拜當台勞,偶爾在換日線及關鍵評論網發文貼補家用。 身子彎低,久蹲的觀察,才可更貼近心。蹲下後,才可躍高!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