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色列朋友談以巴衝突:猶太人處處被打壓

「誒誒!這次你們和巴勒斯坦這次又發生了什麼事了?」我好久沒和以色列朋友聯絡,那天剛好聊到這個。

「我們這次決定一起去野餐!」他一貫的黑色幽默,才開啟正經話題。

「好啦好啦,發生的事情是,他們繼續用飛彈攻擊我們,而且逐漸嚴重,因此我們決定採取行動,以防衛以色列。進入加薩之後,我們發現上百條地道通往以色列南部,這是哈瑪斯政府的一個大型軍事計劃,他們預計能殺多少就殺多少以色列人。歐洲的人們挺不開心的,因為我們死的人數比他們少,因為我們有鐵穹防禦飛彈系統。」

短短和這個主人相處幾天,但屋子中可以嗅到政治右傾的味道。

「對不起誒,我這樣問,不過電視媒體上一直提到以色列瞄準醫院學校等平民百姓,是真的這樣嗎?」我小心地問著。

「哎呀,現今他們實在不會給以色列留多少的辯解空間。怎麼不看看現在有上百枚飛彈瞄準特拉維夫、耶路撒冷⋯⋯?我們試著將平民的傷亡人數最小化,但是那些恐怖份子都故意藏匿在醫院、學校、清真寺等。」

「你們怎麼知道他們躲在那裏啊?」世界上最愚蠢的問題,根本小看以色列國防軍武。

「一,我們有架設精確的監視器;二,當發射一枚飛彈時,我們可以準確的知道他發射的位置;三,我們有來自內部的資訊;四 ⋯⋯。我去過避難所夠多次了,但是南邊的人民完完全全沒有『生活』可言!這是一輩子的創傷。我們提供建築原料,給他們蓋學校醫院等,結果不是蓋那些公共設施,反變成拿去蓋秘密地道。我們到現在還在供給他們誒!你看看這個!」

哈瑪斯秘密隧道威脅下的生活

以色列國防部影片

我看了秘密隧道的影片,著實吃驚,無法想像整個生活籠罩在不定、被迫害的陰影。

他繼續說著:「你注意到了嗎?這次的衝突,敘利亞的死傷是這次的十倍,但所有人都在說著我們。所以這個訊息代表著,如果以色列殺人防衛自己,這是錯的;如果穆斯林在相互殘殺時,死傷十倍的人,這是沒有關係的。這個世界現在充滿著反猶太主義和偽君子,這也是因為現在歐洲充滿著穆斯林,所以難怪啊!猶太人在歐洲處處被打壓。」

我沒有說話,有些不是很認同。

他可能察覺到了一點氣氛的尷尬,但繼續說著「或許我講的你也都覺得只是以色列觀點,但我真的厭倦了那些媒體,和大家只從一方觀看事情。但你可以看看這個,希拉蕊看的觀點還不錯。」

他說到這裡,我忽然想起兩年前我在圖尼西亞兒童醫院裡所看到的。那天,剛好是巴勒斯坦紀念日,我是那天的志工之一。那間在遊戲間舉辦活動給醫院裡的病童,小小的軀體拿著畫筆畫著巴勒斯坦國旗,牆上投影著以巴問題的卡通,當地志工的哥哥姊姊們一邊說到「這塊土地原本都是巴勒斯坦人噢!但是以色列把原本住的巴勒斯坦人趕走,用武器子彈等,巴勒斯坦土地越來越小⋯⋯所以我們要反擊,爭取我們自己的土地!」看著每個小朋友睜大眼睛,但眼睛裡好似很矛盾與困惑,只知道有個壞蛋叫做以色列,至於他到底做了什麼是?為什麼?小小的腦袋瓜似乎不太能夠理解,只能稍稍的歸納出一些答案。

最後問答時間「⋯⋯為什麼卡通裡的男孩不敢睡覺?」
小朋友齊聲道「因為以色列阿兵哥會抓走他們!」
「為什麼他去上學一半就跑回家?」,又答「空襲警報,所以沒辦好好上學。」

這個世界不就是這樣?挑自己有利的,各說各話。

留言
奇慈飛

迷迷糊糊考上政大阿語,誤打誤撞到了突尼西亞交換,後來又不聽媽媽話跑去約旦求學,期間遊歷阿拉伯諸多國家。
現於奢華杜拜當台勞,偶爾在換日線及關鍵評論網發文貼補家用。
身子彎低,久蹲的觀察,才可更貼近心。蹲下後,才可躍高!

你可能會喜歡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