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次,還有機會在這山頭看到你們嗎?

春天來到了約旦,沒有悄悄的,是大喇喇地闖了進來。乾鱉鱉的沙土,隔夜換成了綠毯;人類遊客在觀光景點出沒,一切的野外生物活動,正式開始!

起了個大早,和Leith大哥前往約旦北部的小鎮Ajloun賞鳥。Leith大哥是專業鳥類觀察員,曾在皇家保育協會(RSCN)待了近十年,前一陣子辭職轉到私人機構工作。每每談到辭職這個決定,總是帶著惆悵和無奈,「大家笑我:『怎麼,最後還是五斗米折腰啊?」他們不懂啦!看到一艘正在下沉的船艦,試了十年想挽救,最後還是要跳出來的!」

這次大哥的工作內容是觀察鳥類的遷徙路線;約旦計畫要在這個小山丘上蓋上大型風力發電扇,而這一蓋就會是綿延著山丘連到另一座小丘。巨大的風扇直衝天際,可能干擾鳥類遷徙的路線,在動工之前需要評估衡量。

一抵達時,山丘上已有數隻小型發電扇;驚訝的是,在發電扇的旁邊幾尺處,就是當地住家。風扇轉呀轉的咻咻聲,不斷地在周遭徘徊。我們停在山坡的頂端,下車,架好了望遠鏡和椅子,開始鳥類觀察遷徙記錄。

鳥類觀察員的工作內容實在辛苦,刺艷太陽天,一直望著天空,等待鳥類的出現。附近的居民看大哥來了,開卡車過來,端出家庭式阿拉伯咖啡招呼我們。閒話家常一番,兩邊像是老朋友了;也因為這友誼,Leith大哥再次提到這次的巨型風扇計畫。

「巴卡爾爸爸啊!這樣巨型風扇蓋下去真的不可以再住下去了啦!你看你們小型風扇都聽得到聲音了,巨型風扇蓋下去那噪音肯定會干擾作息。而且,風扇在轉動時候,所造成陰影,忽明忽暗的變化,也會影響心理狀況,到最後都出精神病了。說真的啦兄弟,我的工作只管得到天上鳥類,地上這些你們要自己去爭取啦。」

「有啦有啦,你說的我們都有再聽啦。但這樣蓋下去,我們這附近的電費會不會減半或免錢呀?這樣影響我們的生活,一定要便宜才對嘛。不然我們一定也反對到底。」說完,他把菸蒂往草地丟,繼續說著他有多少孩子要養,一堆學雜生活費,電費的減免才有幫助等。

Leith大哥一陣長嘆,一陣無奈;皇帝不急,急死太監。

「這些鳥類觀察也都做好看的,人都管不了還管天上的鳥?這些報告最後給贊助商查看罷了,能發揮多少作用還不知道。保育環境的工作已經夠吃力,在阿拉伯世界更是少之又少。講環境講多久了,約旦都快乾涸,用水還是一樣大方;路上垃圾能丟就丟。真的很生氣,我永遠都不知道,自己要付出多少才能喚起這些人的重視?」

激動的語氣,過了一會兒換成了憂傷和歉疚。

「怪也怪不了他們,三餐溫飽都要煩惱了,腦袋也管不了垃圾該怎麼丟了,更管不了…」

話還沒說完,遠方天際出現了數個黑點,細小到難以察覺。「有了!」Leith哥大喊。抓起望遠鏡,認真在板子記錄著種類、時間、高度、數量、路徑、行為等。春天到了,鷹類往北邊遷徙,稀疏成對的經過約旦。

「下次,不知道還會不會在這山頭看到牠們……」

Facebook Comments
奇慈飛

迷迷糊糊考上政大阿語,誤打誤撞到了突尼西亞交換,後來又不聽媽媽話跑去約旦求學,期間遊歷阿拉伯諸多國家。
現於奢華杜拜當台勞,偶爾在換日線及關鍵評論網發文貼補家用。
身子彎低,久蹲的觀察,才可更貼近心。蹲下後,才可躍高!

Related Post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