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慈飛,  生活

「在遇見她之前,我不知道什麼是愛情」 儘管我們分隔兩地已三年

認識Mahmud是在約旦北邊小山上的一個農場。整個農場平時就兩個埃及工人,Mahmud和Hamada,兩個人像親兄弟一樣相依為命,照顧羊雞和橄欖樹;平日能聽到的人聲,除了彼此之外,大概就是山腳下清真寺的朝拜聲了。

儘管長時間的在一起,Mahmud和Hamada的個性迥然。Hamada憨厚活潑,阿式口音的破破英文,r總是捲的誇張,逗著大家笑;而Mahmud相較寡言了些,在大夥兒談話中,多半是微笑靜靜聽的角色,談話的內容如清風環繞在他身邊,懂不懂不重要,只是享受大家的存在和歡樂。

除了有一次,他是那晚談話的主角,他談起了太太。

幾年前,農場久久放假一次,終於可以返鄉數月。這次返鄉他特別緊張,26歲的他,家裡不知已經和他講過幾次,該準備挑女孩結婚去了。媽媽在他回去的前些日子又來電,告訴他已經找好了姑丈他們家的女兒,一個很不錯的女孩子,還是同一個家族的。他堅決反對,不是因為那女孩子不好,也不是因為沒有見過她;只是他想要真的能夠決定自己的命運、自己的婚姻。

剛回鄉沒多久,參加了一個朋友的婚禮。傳統婚禮,男生女生分開慶祝;儘管隔著一段距離,但是還是可以看到女人們用她們的舞蹈慶祝著;男士們也用自己的方式在恭賀新郎。

「你絕對不會相信,我也不曾相信,直到那天親身經歷,我才知道什麼叫做一見鍾情!」 他把聲音揚高。

帳篷對面的眾多女孩中,她包著純白的頭巾,桃紅的洋裝下,穿著一件白色長袖。他一眼就被她吸引住——Yasmine,不是丰姿冶麗,而是青春的小家碧玉,年紀約莫17。他還來不及仔細觀察這女孩,這時她恰好抬頭,星眸望向他。那四目相交的剎那,除了被發現的尷尬,雙方一陣害羞。她急忙將頭低下,雙頰漲得通紅,映著她的洋裝。

「wallah(我對阿拉發誓)~ 她是我這輩子看過最美的女孩!就是她了,我就是要她,我知道我要她當我的新娘。」

小村子的好處是,消息總是靈通;打聽一下,很快就知道她叫什麼名字,住在哪裡。他是如此心醉,當天帶著阿拉伯甜點和伴手禮,就去拜訪她家了。

開門的是她爸爸,好像早知道今天會有人來訪。Yasmine在廚房準備著咖啡,爸爸和媽媽在外面招待這年輕人。

Mahmud自我介紹了一下,來自哪一個家族,說明自己的現況,在約旦工作和收入等。

「我很單純,過去沒有感情經歷;但是今天在婚禮上看到您家女兒,我很希望能夠和您們提起這檔婚事。抱歉實在來得冒昧,但若她已心有所屬,或已訂婚,請直接告訴我;若沒有,我希望您們可以考慮這件婚事。」

這時候Yasmine剛好端著咖啡出來,她避開他的視線,只是專心遞著咖啡。媽媽將她帶到另外一個女生專用客廳,與她講講話。爸爸和這年輕人繼續聊著其他的事。

「天知道過多久了,知道她們在裡面討論著,我覺得度秒如年。」第一次見到Mahmud誇大詞語的講話,他仍舊緊張。

終於,媽媽牽著她再次進來。父母講了些話,爸爸和這年輕人說「我女兒今年17歲,她過去沒有交往經歷,也還未出嫁,希望你可以交付她未來,好好對她。」Mahmud樂不可言,只是一直道謝;不時地望向她,她羞紅臉,沒有抬頭看他。

「然後呢?然後呢?你們什麼時候訂婚?什麼時候結婚?」一群人被這愛情狠狠地抓住。

接下來的日子,他每天去找她,騎著腳踏車去咖啡館,一坐就是一整天;沒去咖啡館的時間,就是散步,兩人隔著些距離走著,邊走邊聊,偶爾聽著他在約旦的故事,多半時候還是含情脈脈,無語相看。在這些日子裡,他們更認識對方。

過了一個星期,Mahmud和他的父母去見了女方的父母;並且訂了婚約。

熱戀期持續,和她出去的次數更頻繁,兩人也不再是嬌羞,她也會談起她的生活,她對愛情的嚮往;Mahmud也更敢表達自己對她的愛慕和相思。兩人更確定了,也更期盼結婚的日子。

過一個月後,兩人辦了婚禮,在眾多親朋好友的祝福下。

「或許一個月很快,但我告訴她,我得回約旦,沒有時間了。」Mahmud其實一點都不覺得倉促,因為他知道就是她了。

Photo Credit: Seniju CC BY 2.0

「在遇見她之前,我不知道什麼是愛情,從來沒有愛情過。但是我們很幸福,儘管她一個人帶著三個小孩,她極少回娘家,就算只在幾條街外。」他一邊講一邊把玩他的諾基亞舊型相機手機,翻著照片。

「三胞胎,要三歲了。」Mahmud溫溫地笑著,回到那個原本的他。給我們看著手機裡低畫素的照片,可以看見她太太,和三個小孩子。

我記得,上次他回埃及,也是三年前的事了……

留言
奇慈飛

迷迷糊糊考上政大阿語,誤打誤撞到了突尼西亞交換,後來又不聽媽媽話跑去約旦求學,期間遊歷阿拉伯諸多國家。
現於奢華杜拜當台勞,偶爾在換日線及關鍵評論網發文貼補家用。
身子彎低,久蹲的觀察,才可更貼近心。蹲下後,才可躍高!

你可能會喜歡

奇慈飛

迷迷糊糊考上政大阿語,誤打誤撞到了突尼西亞交換,後來又不聽媽媽話跑去約旦求學,期間遊歷阿拉伯諸多國家。 現於奢華杜拜當台勞,偶爾在換日線及關鍵評論網發文貼補家用。 身子彎低,久蹲的觀察,才可更貼近心。蹲下後,才可躍高!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