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影│《檸檬樹》檸檬花很甜美,檸檬卻是如此酸澀

以色列與巴勒斯坦議題,在國際社會上,經常因為過於生硬、複雜,甚至對許多人而言太過事不關己,而遭到漠視。

然而,以「以巴衝突」為背景、2008 年由以色列導演 Eran Riklis 執導的電影《檸檬樹》所談的,不僅僅是以巴議題、不僅僅是家園土地的守衛抗爭,更是一位女性對於家庭所展現的堅韌、是一位女性為自身理念價值所奮鬥,也是一位勇敢的女性確確實實感染周遭的每一個人。

電影受到國際好評,獲得了柏林電影節的最佳觀眾獎,與歐洲電影節多項提名,包括導演在內的兩位編劇,被提名為「最佳電影編劇」、同時,演員 Abbas 也獲提名為最佳女主角。
HTFile
電影《檸檬樹》劇照。圖/PLAYTIME

▌十年前,電影《檸檬樹》

巴勒斯坦裔寡婦薩瑪(Hiam Abbass 飾演)靠著祖傳的檸檬園生活,原本寧靜簡樸的日子,在一位大有來頭的鄰居搬進來後產生劇變。新鄰居是以色列新任國防部部長,考量到部長及夫人的人身安全,幕僚們「合理推測」檸檬樹園極有可能藏匿恐怖份子,威脅國防部部長家人,於是下令砍掉薩瑪的檸檬樹園。

求助無門的薩瑪,最後找到一位年輕的律師齊雅德幫忙,齊雅德成為薩瑪的精神支柱,他傾聽、了解、支持薩瑪,並陪著她一起將此案上訴到最高法院。隨著案子的進展,兩人也悄悄萌生出愛芽。

後院拒馬的另一端,同樣身為女人的以色列國防部部長夫人,不時偷窺著鐵網的另一端,她看見薩瑪堅定的眼神、看見她越過鐵柵欄,只為了幫枯萎的檸檬樹澆水、看見手無寸鐵的薩瑪,為了檸檬和配槍的以色列士兵拉扯嘶吼,身為女人的她,深刻感受到她對於家園的守護與決心。即便自己看不慣國家這樣跋扈的行為,礙於部長夫人的角色,她內心的聲音與現實情況不斷拉扯、糾結⋯⋯。

▌巴勒斯坦,處處可見「要命的組合」

巴勒斯坦農婦的檸檬樹,碰上國防部長的人身安全,這雞蛋碰石頭的案子,簡直是要命的組合。在巴勒斯坦,所謂的「要命組合」,充斥在日常生活中──巴勒斯坦人民就如同那棵檸檬樹,深根於家鄉的土地上,努力開花結果的同時,卻也卑微地生活著。

片中畫面,道出巴勒斯坦弱勢的無奈:鐵灰色的水泥高牆,硬生生地劃分以巴土地;薩瑪的後院被圍了起來,以方還蓋了一個瞭望台,監視著薩瑪家裡的一舉一動。以巴通關的檢查哨說關就關,行動交通都被受限。還有一個晚上,以色列配槍士兵在夜裡衝進薩瑪家中翻箱倒櫃,因為懷疑薩瑪圖謀不軌。

▌阿拉伯人不能忘本,說什麼都要守護家園

讓我印象深刻的,還有在訴訟過程中,齊雅德律師舉出日內瓦會議《國際法》第 53 條所規範的:「禁止佔領軍對任何個人財產、土地或所有物進行毀損。」以色列律師馬上加補一句:「除非基於必要軍事需求」。好一個「除非」;不論是財產、生活、人性、人權等,都抵不過一個軍事需求。

「40 年來,日日夜夜,薩瑪與我種植這片土地與樹。樹跟人一樣,它們有靈魂、有感情、需要人們與它說話、需要溫柔的照顧。我不用耕作機,我只用我的雙手呵護。這土地是這裡最肥沃的,不僅這裡,還是整個世界最肥沃的。」跟著薩瑪數十年的園丁,在法庭上字字堅定地告訴法官。那份真情來自他與薩瑪對生命的尊重、對土地的付出,與對家園的執著。

在阿拉伯文化中,家族即是一切、是每個人的根本,且人絕不能忘本──這正是為什麼巴勒斯坦人要如此固執地守護家園。孤零零一人的薩瑪,堅守地就是那最後的家園,誰都不可以奪走它。

article-5a6ea34d95f36
電影《檸檬樹》劇照。圖/Lemon Tree 臉書專頁

▌翻過心牆:「時代新女性」,反被傳統婦女的勇敢鼓舞

喜歡片中導演安排片中兩位女性的對比,以色列人與巴勒斯坦人,一位看似獨立成功新女性、一位則是傳統家庭婦女,最終,卻是後者深深影響著前者,帶領她跨出心中的檻。

以色列國防部長夫人蜜拉,一次次與薩瑪無聲交手,她深受薩瑪的堅毅不搖感動,並曾試著左右丈夫的決定,卻也一次次地被拒絕、被斥責不識大體。蜜拉因為特殊的身份,無法忠於自己的聲音,對檸檬樹事件如此,對自己的生命也是如此,生活浮躁不安、無所憑藉,讓她終究潰堤。

最後,蜜拉義無反顧地躲過隨扈、翻過鐵網,試著與薩瑪接觸,可惜最終未果。但她翻過的,不僅僅是實體的鐵網,更是從被囚錮的心靈裡翻出去的第一步。這些日子隔著鐵網,薩瑪的精神卻已經深植在蜜拉的心中。

最後一幕的對比(不爆雷),搭配著中東風的〈檸檬樹〉音樂響起,留給觀眾沈思回味:Lemon tree very pretty and the lemon flower is sweet/But the fruit of the poor lemon is impossible to eat. (檸檬樹很漂亮、檸檬花很甜美,但是可憐的檸檬卻令人無法下嚥)

▌精彩預告

You may also like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