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拉伯女性面對性騷擾:反抗?還是委屈求全?

這周恰巧安曼(約旦首都)舉辦「阿拉伯女性電影節」,馬上想到上週網友的留言;自己一個亞洲女孩在阿拉伯國家生活不是很簡單,於是想和大家聊聊「身為一個女孩在阿拉伯」的感受。

先介紹這次電影節,一部埃及電影《678》讓我澎湃。

[youtube 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COesFcvkXaE]

三位女性的故事交錯編織著,環繞著「678」這台公車。公車是典型的阿拉伯大眾交通工具,而在埃及擁擠的公車上,女性容易遭受到性騷擾和不平等的對待。三位女性分別代表著不同社會階層:

Fayza為傳統女性,身處中下階層。對於遭受公車上的鹹豬手,起初忍氣吞聲,在家中也用盡方法躲避和丈夫行房,對她而言那是另一種騷擾;她開始尋求「防範性騷擾課程」,而第一次的自我保護過當,引起了警方的關注。

Seba為典型的西化知識女性,身處上流階層的她有個醫生丈夫。有次和丈夫一起看球賽時被強暴,在她最需要陪伴與支持時,丈夫卻無能承擔面對他的妻子。她失望至極,而獨自成立「防範性騷擾課程」,呼籲埃及女性們,要為自己發聲。

Nelly出生於小康家庭。一次工作回家的路上,遭貨車司機襲胸拖行,好不容易將其擺脫並將司機帶至警局,警察卻不願辦理「性騷擾」,而將案件推給其他單位。此案件成為埃及頭一次性騷擾訴訟,轟動全國。然而家人卻對此事情反感,認為應息事寧人否則有損家庭名譽。

三位女性在現實的壓力和理想的奮鬥上如何取得平衡?面對自我保護過當,警方甚至差點起訴Fayza;這重重的一擊,動搖了他們為女權的努力。難道這真的是女人的命運、女人的問題?

整部電影,我數度激昂落淚。腦袋閃過自己一路所遭受的不公與對待,包括「眼神騷擾」、「言語騷擾」、「肢體騷擾」等等。但不知道是「性別」還是「種族」使然,路上叫囂、戲弄的人特別多:從頭到尾地打量女生,配著訕笑,直到妳離去。大膽一點的,還會吹口哨,一邊喊著「Qadusa! Qadusa! atini busa!(小貓!小貓!給我親一個!)還會自己配音親嘴聲,當他們看到女生的閃躲快速離去,他們一夥人輕浮地笑得更開心。

20131012-IMG_5793-1024x682

有回和朋友走路回家,那一瞬間有個男子直接對她胸部襲擊,她反擊並且大聲尖叫。路人蜂擁而上,但那人早已逃之夭夭。

路人們慌忙地問:「怎麼了?怎麼了?」、「他搶了你什麼東西!」
我朋友哭喊著:「他襲我胸!他抓了我胸部!」
一位大叔回:「啊!襲胸啊……沒事就好沒事就好。」於是人群漸漸散去。

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阿拉伯男人如何對性騷擾的反應,令我驚訝、失望,更多的感覺是害怕。

在剛剛提到的電影《678》中,她們反擊以捍衛女性最基本的權利,卻被整個「男性沙文主義」的現實逼迫,這時誰會站在她們這一邊?我完全能體會那種無力,氣餒這社會是否真有把你當一回事?

路上,男人們搖下車窗,對我喊價;我除了髒話送上一根中指,滿肚子氣卻也做不了抵抗,如同對天空咆嘯的螞蟻,可愛又可憐。他們停下車等我經過,好做更多的羞辱,小螞蟻只好繞路以避免更多麻煩。

我問過一位戴頭巾的穆斯林女性:「妳為什麼要戴頭巾?屏除家庭因素、宗教、社會的壓力,你仍會選擇戴頭巾嗎?」她的回答我永遠也忘不了。「會的!頭巾讓我避免掉那些煩人的男性。」我好奇,多少女生是抱持著這種想法,改變自己以避免所謂的麻煩。與其等公車,寧願花更多錢搭計程車;儘管天氣炎熱仍穿著長袖長褲;早歸回家因為外面不安全……。

有人會說這是宗教使然,然而我不認為伊斯蘭有特別壓抑女性或對女性不公。我認為大男人主義普遍存於歷史上,但經過時代推移,問題是人們如何解釋其中的教義和觀點。在阿拉伯男女有別的文化、和強烈的重男觀念,「兩性議題」往往被避免而不是被正視。這種過度分隔男女反而揠苗助長,使得這種好奇、不了解混合著大男人主義,變成騷擾與壓迫。

男人視為理所當然地認為,她被騷擾是因為他穿著不得體、她不應該在這個時候外出、使我有非分之想是她的錯。而這社會由男女組成,卻將性騷擾視為女人的責任,女人應當改變自己的行為,以配合這個社會。令我驚訝是,認為責任在自己而非那些騷擾的男性們,這種想法居然也深植女性的思維裡!在少了反抗、質疑的力量時,這窘況更是躊躇不前;這就像是個惡性循環,社會對女性的忽視和女性對這社會的妥協,難以突破。

最後,不想誤導大家,絕非所有阿拉伯男子都會騷擾女性,或對女性價值的踐踏;但或輕或重的騷擾普遍存在這社會裡。也許,這也是另類的文化衝擊吧。(嘆)

You may also like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