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夜,意外闖入「開羅比佛利」婚禮

婚禮,是了解家庭文化直搗核心的一個方法。雖說不能以一概全,卻也能偷窺一個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,在其文化與社會脈絡中,如何呈現。今天要講的,就是埃及突如其來的婚禮。

這次走訪埃及之前,曾告知一位熱情的埃及友人,他即便人不在國內,也堅持把我「托孤」給朋友 HonDa。之後,我便和 HonDa 討論起在開羅的安排,話說到一半,他忽然跳起來大叫:「啊對了!可以帶你一起去婚禮!」

「好欸!當然!」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他。

▌背包客意外接到的婚禮邀約

HonDa 和新娘是大學同學,以前他們挺要好,但她一交男友後,就消失了。

「我已經好幾年沒看到她,也沒聯絡了!知道她要結婚還發喜帖給我,真是嚇了一跳!你來參加沒有關係,一定會很好玩!這將是一場 fancy 的婚禮,不是你在電影裡看到的那種,記得好好打扮一下!」

HonDa 此話一出,我就心想完了──背包客的行李裡,哪裡會有洋裝高跟鞋?當天傍晚在市區,我逛了鞋街三遍,一邊逛一邊盜汗,這⋯⋯真的是很「不同」的風格和品味──這個紅、這些金、這厚底、這銀翅膀⋯⋯。我暗想今天命喪黃泉,死因為醜。

瞄了一下手錶,晚上九點整,趕緊萬醜中姑且選一,雖說尺寸還大了一號,但寧願痛死也盡量不要醜死。回飯店趕緊梳化一番,跳上計程車,眼看已經 10 點 05 分。

車內的空氣瀰漫著司機的香水味,我把窗戶再搖下來一點(對,還是那種手搖式的窗戶)。望著窗外呼嘯而過的開羅街景,像老電影場景般:老舊的歐式建築,公寓大樓外的題字積著厚厚的黑灰、大理石階的盡頭黯淡無光、樓外的牆角堆積垃圾、小貓扒著廚餘、街角偶有幾個露天水煙咖啡廳。男人們吞雲吐霧中,眼神感覺盡是無奈。
IMG_3177

▌位在近郊的「開羅比佛利」

計程車慢慢駛離了市中心,抵達現場後,我先去找 HonDa 會合。他全套西裝出場,再配上阿拉伯男子不可少的香水,非常正式。時間 10 點 35 分。

他邊開著小賓,邊和我說他和新娘是如何認識的,接著再解釋著在埃及的男女交往大致上是怎麼一回事。

「一般來說嘛,男生女生是純交往(嗯對,那種純)。訂婚前,不會見到雙方父母。一直到確認要正式提親,才會帶著所有該有的禮數,去女方家正式提親。」

「婚禮和結婚是一件花費非常高的事。男方基本上負責婚前的聘金、鑽戒、訂婚趴、結婚趴;還有婚後的車子、房子、房子裝潢、蜜月等等『一拖拉哭』的。這是牽涉到兩方『家族』之事,不僅是兩個人的感情,更是兩方家族往來很重要的關係。總之,是件超大事。」他苦笑著說完後是一陣寂靜。

其實,HonDa 曾經有個交往 9 年的未婚妻。提了親、房子買了、新家也裝潢了,最後因為家族搞不定,告吹收場。

我知道他想起些什麼,於是也不言語,靜靜地看著窗外街景的變化。街道開始漸漸寬敞,建築也從公寓變成一棟棟別墅,一區區的別墅社區,社區外一排排的棕梠樹被燈光打得金光閃閃,每棟別墅外觀都引人注目,在月光下更顯神秘優雅!

「這邊是新開羅區,後期規劃的區域。現在有錢人都往近郊移動,房子又大又寬敞,住宅區域也安靜。你可以把這一區比喻成『開羅比佛利』!」他簡略地帶過他們家在哪一區置產,全家族一起來的時候,有個地方好過節過年。

老實說,我沒去過比佛利,對比佛利腦補的素材,除了電影,居然是從開羅來的。

我們好不容易抵達某個渡假村,氣派的大門就不贅述,警衛層層檢查,特別嚴格;後車廂開了又關,關了又開,終於把車停好於會場地下室。

他指著樓上,笑道:「聽到了嗎!你聽到那音樂了嗎?」埃式婚禮音樂聲聲震屋瓦,我很確定就是這了。時間晚上 11 點,有點小遲到。我們搭電梯上樓,就在打開門的那剎那⋯⋯。

▌熱愛唱歌跳舞的民族

打開門的那剎那,音浪席捲而來,宴會廳耀眼奪目,等我回過神來,這才仔細觀察在場的賓客們。

男生多是成套西裝,有些巧思的會再塞個領巾,或別上精緻的袖扣。而女生們就更精彩了,好比來到年度頒獎典禮,氣派的長禮服與非常「阿式」的眼妝(極浮誇的眼線、眼影),深邃動人。戴頭巾的女性,多半用香檳金與香草白的頭巾配色,配戴閃亮的珠寶,氣質自信高雅。

整個會場有三架現場轉播,一台大手臂吊在空中,另外兩台定點轉播著場內舞池的畫面。形形色色的年輕男女圍繞著中間跳舞,小朋友在邊上跺腳打拍,更有爺爺奶奶等長輩在場中擺臀扭手。

隨處找個高桌,點了杯果汁(沒有酒),才喝了幾口,HonDa 就把我拉進搖滾舞池區跳舞了。

很快地,我見到了新人!

新娘身穿西式白紗,全身是汗,整個人像是去跳完拳擊有氧,再踩一小時的飛輪。新郎五官很深邃,特別英俊,卻像是大熱天西裝領帶,剛跑完客戶的帥業務。原來他們入完場,切完蛋糕,就直接進舞池到現在。

婚禮現場聘請了一位有名氣的歌手(又或是他們的友人),直接站在椅子上高歌。不愧是流著舞蹈歌唱魂血液的民族,大家在舞池高歌熱舞,輪流與新人們尬舞而不顯疲態,同時,現場也安排了慢歌,讓大家能圍繞著新人,齊聲歌頌。

現場氣氛像是夜店一樣熱鬧,卻又不失溫韾、祝福與愛,幸福的氛圍圍繞著每個人。
21740091_2041812599379900_1279264961044561317_n

▌一切像場夢

我們一路從晚上 11 點跳到了凌晨 2 點半,大夥兒又唱又跳,各種笑鬧。因為隔天 HonDa 還要上班,我也累了,與新人道別後,我們先行離開。

路上,HonDa 一邊開車一邊哼歌,我則是不自覺地手指們敲著扶手打節拍,似乎還可聽到心臟噗通通的打著節奏。

窗外的街景再次轉變,像是去程的倒帶版。寬闊的街道越來越窄,房子也從金色燈光的外表,轉為斑駁的而具歷史感的舊公寓。

互道晚安後,關上車門。望著黑森森的公寓入口,想起剛剛的五光十色,好像一場夢。

時間凌晨 3 點 7 分。
IMG_2889.jpg

留言
奇慈飛

迷迷糊糊考上政大阿語,誤打誤撞到了突尼西亞交換,後來又不聽媽媽話跑去約旦求學,期間遊歷阿拉伯諸多國家。
現於奢華杜拜當台勞,偶爾在換日線及關鍵評論網發文貼補家用。
身子彎低,久蹲的觀察,才可更貼近心。蹲下後,才可躍高!

你可能會喜歡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