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國飛舞的彩虹旗,何時飄揚在中東?

前幾天臉書上的朋友們,紛紛換了彩色大頭貼,歡慶美國同志婚姻全面合法,是婚姻平權在人類歷史上的第一大步!我想起了安曼,一家我很喜歡的咖啡廳,books café,它讓我看見不一樣的約旦。

和中東電影裡面常出現,舊舊髒髒的書店不同,那是位於彩虹街小巷內的一家書店。彩虹街的名稱由來,是當地最大的「彩虹戲院」,與同志沒有關係;但如同它的名字一樣,裡面的藝文氣氛像彩虹一般繽紛亮麗。books cafe 書店一樓簡單寬敞,除了可愛配色的裝潢,沒有什麼特別。通往二樓卻別有洞天,是咖啡廳和酒吧,還有三樓戶外區,夏日特別喧鬧。

那天一如往常去用餐,「今天人真多!」我心裡喊著。整間咖啡廳像是時裝秀,擠滿又高又帥的阿拉伯男子:長廊上,兩三個男人靠著牆壁在排隊,他們的褲子剪裁合身,有一件還是螢光亮粉紅,上身的背心在手臂處挖了好大一個洞,可以看見穿透出來的優雅肌肉線條,其中一人眼睛畫著墨黑的眼線,像佩特拉那些貝都因人一樣,眼睛深邃;另一位撥著頭髮看向鏡子,我注意到他的彩繪指甲;轉身又有兩個時尚型男手牽手走進來。這才想到,阿!對!今天是星期四,心照不宣的同志之夜。

那天晚餐,認識了一些男同志朋友,他們不久後要為其中一位朋友過生日。由於在一般公共場所餐廳,沒有辦法讓他們自在做自己,常在我們大笑的同時,細膩語調卻招來他人側目低語。最後,我們只好選在朋友家開生日派對。

到了生日派對那天,我第一次在中東,和一群同志朋友們聚在一起,第一次感覺中東的社會壓力離他們好遠,彷彿跨進這個家門,就到達了另外一個自由國度。派對上大家天南地北的聊著,談上周弄的新髮型、搭訕可愛的男生、被男朋友拋棄怎麼走出情傷等。

宗教多元的約旦,相較於其他中東國家,沒有明確判同性戀罪行的法律(周邊許多伊斯蘭國家,對同性戀有法定罪刑或罰款)──富裕時髦的首都安曼西部能夠接受,是由於多數人來自富裕家庭、受過教育,思想較為開放──但其他地區仍在社會的龐大壓力下,同性戀聚會活動不得不轉入地下。

雖然一直以來,許多當地的 LGBT 平權組織努力為同志發聲,爭取社會和政府的支持,路途仍舊艱辛漫長。在去年二月,有十位同性戀者在飯店大廳直接遭到逮捕,理由是「擾亂和平」;一位約旦男子則不堪家中長期的言語和肢體暴力,逃到加拿大,因為他的同志身份,被認為「讓整個家族蒙受羞辱」。

那晚的生日派對,十幾個同志朋友裡,有些已向家裡坦承出櫃,有些還沒;不過,全部人都很珍愛自己,接受自己性向。朋友說自己很幸運,在煎熬後與家人溝通,家人仍愛他支持他;他心疼家人的壓力,卻也發自內心的感恩。要知道除了突破自己所設的障礙外,還得面對阿拉伯龐大家族文化的耳語、普遍社會觀感的壓力…,這是多麽不容易的一件事。

「你很幸運,不用想像那種情況下的呼吸…,」他翹起小指,拿起酒杯對我笑著說。我卻不禁想,在千里之遙的台灣,是否真如眼前的俊美男子所想像,是一個對同志沒有歧視、壓迫,自由平等的多元社會?還是,其實也和約旦與中東一樣,仍有一大段路要走?

留言
奇慈飛

迷迷糊糊考上政大阿語,誤打誤撞到了突尼西亞交換,後來又不聽媽媽話跑去約旦求學,期間遊歷阿拉伯諸多國家。
現於奢華杜拜當台勞,偶爾在換日線及關鍵評論網發文貼補家用。
身子彎低,久蹲的觀察,才可更貼近心。蹲下後,才可躍高!

你可能會喜歡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