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慈飛,  文化,  社會小觀察

約旦的咖啡潘郎

🌵檳榔西施之於台灣,咖啡潘郎之於約旦了🌵

在安曼的街頭,常會看到一些男子拿著一個托盤,站在路旁。沒錯!我稱他們為「咖啡潘郎」。

咖啡潘郎通常就這樣拿著一個托盤,站在他們所屬的咖啡攤前面招攬生意,咖啡攤可以很小,有熱水有咖啡有茶,這樣就夠了。其實就和台灣的檳榔攤和西施是同個概念的;小小幾坪大,足夠空間準備商品即可,只是過去台灣西施們比較積極,會站在路邊;現在不知道是法規改了,還是西施們累了,多半都在小貨櫃屋裡面包著青葉。

潘郎就比較辛苦點了,他們大部分的時間都站在路上。他們就像是個人肉看板,臉上雖然沒有寫「販售咖啡」,也沒有穿背心或搖螢光指揮棒,但單靠那個托盤就已足夠,經過的人都知道他有咖啡有茶,可以買!

比起吃檳榔的客群較特定,咖啡潘郎的咖啡,客群自然就普及許多了。不過最常停車的還是計程車司機。

在約旦計程車上通常都會有三種東西:一包香菸、一杯咖啡(又或咖啡渣)、一台壞掉的跳錶機。而咖啡潘郎就是那一杯咖啡的提供者,是司機們重要的精神支柱。

奇怪的事是,我遇到的司機先生很喜歡在載我的時候買咖啡。紅燈停車,潘郎走過來買賣一杯也就算了;但有時候就這樣直接靠邊停車,和潘郎開講邊買咖啡,也不管我今天是不是要趕時間。不知道是不是有乘客時買的咖啡特別濃醇香,還是有乘客買咖啡可以打折之類的(誤)。

留言
奇慈飛

迷迷糊糊考上政大阿語,誤打誤撞到了突尼西亞交換,後來又不聽媽媽話跑去約旦求學,期間遊歷阿拉伯諸多國家。
現於奢華杜拜當台勞,偶爾在換日線及關鍵評論網發文貼補家用。
身子彎低,久蹲的觀察,才可更貼近心。蹲下後,才可躍高!

你可能會喜歡

奇慈飛

迷迷糊糊考上政大阿語,誤打誤撞到了突尼西亞交換,後來又不聽媽媽話跑去約旦求學,期間遊歷阿拉伯諸多國家。 現於奢華杜拜當台勞,偶爾在換日線及關鍵評論網發文貼補家用。 身子彎低,久蹲的觀察,才可更貼近心。蹲下後,才可躍高!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