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在突尼西亞的奇幻夜,我們四人遇見計程車算命仙…

留學生的日子總是簡單,但在那細小的快樂下總是可以迸出最繽紛的記憶。

她們四個在突尼西亞留學是最好的死黨;來自不同國家,但共同選了一棟老舊的法式公寓,住在隔壁互相照料外,沒事也會去隔壁房間串個門子,學習一下阿拉伯太太們的話家常精神。

四個人中,她和Marta最親近,Marta大她三歲,中間卻沒任何隔閡;留學的日子,能在國外找到自己相互契合的姊妹淘,是無比幸運的事。

今天比較特別,為了下周的期末考,她已經焦頭爛額了一整個星期,但是今天Marta終於從西班牙回到小公寓。之前Marta回國充電休息。在花信年華的她們,時常徬徨迷惘,因為沒有方向而心急;另外一個原因是有個男生傷透了她的心,大概就是她們所謂的「混球」吧。

於是她們特別選了一家法式料理,準備好接風洗塵,也是期末考前最後狂歡。

這餐是這一年來最盡興放鬆的一餐,最後她舉起酒杯敬女孩們時,隱約眼角泛著喜悅的淚光,真心地為Marta再度充滿活力感到放心,也敬她們在突尼西亞一起青春的日子,迎向嶄新充滿可能的未來!

Photo Credit: Henri Bergius CC BY SA 2.0

飯後,隨招了一台計程車。上車沒多久,司機忽然開口問「你們是來這邊學阿拉伯文的吧!」坐在前座的Marta負責回答「是,我們四個都是在這邊學習阿文的。」司機先生於是也用標準阿拉伯文,簡略介紹了自己。「我之前在英國工作,前一陣子剛回國…」如此正統的阿拉伯文腔調,引起她的注意,而開始仔細觀察他。穿著不是襯衫西褲這般正式,但也並非阿式傳統袍子;倒是留著鬍子隱約透漏著穆斯林的氣息。年紀約莫五十上下,眉宇之間流漏一種特別的氣質,穩穩讓人定心,如同他磁性的嗓音。

司機和Marta簡略了聊了春夏的突尼西亞如此迷人,而Marta也惋嘆道學業即將結束,要各自回國發展了。這時紅燈剛好亮起,司機看著Marta一會兒,說道「這樣好了,給你們年輕人一點建議!」她們嘻笑地期待他的建議。綠燈,司機繼續開著,若有似無的說著,「前一陣子的不開心都過去了,更不用為男孩子傷心,不值得。」原本車上的好奇嘻笑轉成了驚訝沉默,女孩們都知道Marta回國前一陣子發生什麼不開心的事情。

司機好像早預料到這種反應,不以為意地繼續。「你有一顆赤紅且慷慨的心,大家都很喜歡妳,很愛妳,妳也要更懂得愛惜自己。」「對於未來的工作和感情,妳內心有自己的規劃,按圖索驥,妳都在自己的路上。」

司機沒有等待任何反應,調了一下車內的照後鏡,從鏡中的反射望向後方的Paula,輕鬆的一笑,道「這麼會料理,又這麼愛睡覺,身材健康還保持一樣好!」Paula是她們中的小廚娘,致力挑整口味和研究新菜;而她的愛賴床是我們最頭痛的地方。Paula不知該看向哪裡,傻笑著。司機繼續說「四人當中妳會是最早結婚的,會是個好太太、好媽媽。」

很迅速,司機從鏡中望向後座中間的她。那眼神不是銳利,而是柔順中帶著力量,從瞳孔望穿到內心,像spotlight聚焦在她身上。倒是她不安心,像赤裸裸地被看穿祕密。「現在放鬆多了吧,不像早上一樣焦躁了?」她心一揪,想起早上因為學校考試壓力,讓她一邊哭一邊打回家哭訴異地生活的艱辛。「妳常常因為……」她記得司機先生一派輕鬆的樣子,當初如同千斤重的話語,現在卻一句也想不起來,或者,選擇性的不再想起。

很快輪到Ema,Ema個性較直率且強硬,她望著窗外不打算認真聽。「妳是四個裡最聰明伶俐的。」這其實不意外,大家都知道Ema不管是在學業的表現獲是平常的反應,都是機敏到令人印象深刻。司機在路口轉了一個彎,繼續道「未來為政府機關工作是不容易的,但如果成功了,妳的名字將聞名於世,繼續加油吧!」她不由自主地起了雞皮疙瘩,因為這和Ema生日許願時,對未來的規劃不謀而合;望向Ema ,她不為所動繼續望著窗。

車內的凝重氣氛並沒有持續太久,轉個彎,到家巷口停了車。付錢下車後,司機又搖下窗喊著「妳們三個,別緊張,考試都會過的!」「至於妳,」她看向Paula,笑笑道「妳會在美容界有自己的一片天!」語畢,揚長而去。

留下還沒回神的四個人,震驚於那字句中。特別是Paula,因為她這期沒有註冊,當然沒有考試過不過的問題。

她決定下筆記錄這奇幻的一夜,因為在兩天前,Paula告訴她,她要結婚了。

憶起那杯紅酒,敬無限可能的青春與未來,但說穿了,多少又都是命中注定的呢?

You may also like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