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約旦遇到小女孩「勒索」式的乞討,要給錢嗎?

「你遇到乞丐會不會給錢?」這問題只有兩種答案,卻有百種解釋。

選「給」的人,我常聽到的說法是:

「寧願錯給也不願沒幫助到需要的人。」

「自己有能力能夠分享,回饋他人也算是感謝老天。」

 

選「不給」的人,解釋又是另一種:

「這零用錢也是父母辛苦賺的,沒資格拿這些錢救濟他人。」

「路上的乞丐有些在消費同情心,幫了一個,問題仍舊存在。」

「將錢定期捐給基金會,請他們有系統的利用比較適當。」

「好手好腳,賣口香糖也不可以伸手要錢。」

「在我最低潮的時候,也沒有人捐錢幫我。我也是血汗打拼過來的,不是要錢來的。」

 

這問題跟著我到了約旦來,遇到了一些乞討的狀況,又更難回答和解釋了。

 

那天,和朋友在戶外用餐,聊天聊得正盡興;忽然被用力打了一下,我嚇一跳,轉頭看,被一個衣衫襤褸小女孩狠狠瞪著,瘦瘦黑黑的手早已伸向我。

「欸!給錢!」她命令,盛氣凌人的逼近我的臉。

「我沒錢。」我撒謊。盤子還有些食物,我挪向她,示意要給她;再從包包裡拿出棒棒糖。

「呿!」她搖了頭,意思是不要。討錢的手再打了我一下,提高音量,再命令了一次:「我要錢!」。

 

我有點惱怒了。我把棒棒糖放在桌上,隨她要不要。相互乾瞪許久,她最後咒罵了幾句離開。

我第一次覺得這不是乞討,這是勒索。後來第二次遇到,我的心又更硬更鐵了。

 

晚上有人重敲著門。門外傳來的聲音說:「看在阿拉的份上,幫助幫助我吧!幫助敘利亞難民,我們很可憐……」

 

在這邊待比較久的同學告訴我,不要開門,很多都是假裝敘利亞難民來要錢的。

有次,真的又敲又按門鈴的,太久了。我打開門說明,請不要再敲了。換來的是,近五分鐘持續的門鈴聲、捶門聲。

 

不知道是自己心鐵了,沒血淚了,還是這社會病了。

「憐憫之心」是人性最重要也是最珍貴的特質,因為憐憫讓大家有愛,互相幫助。曾幾何時,乞討變成消費他人的憐憫之心。敘利亞的難民困境,人人都感痛心;但卻有人假藉難民之名,而行乞討之實。「乞討」好像變成你的義務,而不是尋求你的協助。

 

在第三世界久了,對於每天遇到的乞討漸漸麻木,更不用說以黑心的名義乞討讓我反感。

 

某天,遇見一個蒙面紗的媽媽,抱著她的小孩說:「請給我錢,要買牛奶用的!給我錢吧!」我乾杵在那,心已築了牆。現在回想起來,這牆擋去了多少真正需要幫助的人,或許不是阿堵物(錢),那真正的一瓶牛奶是否該買給她?

若是你呢?在第三世界遇到乞討,你會怎麼做?

You may also like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