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場百年大雪,讓阿拉伯人從「熱情」變「真情」

患難見真情!這場中東百年大雪,將阿拉伯人甜言蜜語的「濫情」變成同舟共濟的「溫情」了。

阿拉伯人如何甜言蜜語?我仍然覺得阿拉伯人保有「沙漠民族」的特性。像沙漠般的壯闊、性情的朗爽激昂、感情豐沛、稱兄道弟…等。除此之外,沙漠的生存環境艱困,對於需要幫助的人們也會大方伸出援手,也是許多旅人對阿拉伯國家印象深刻之一。

對於第一次見面的朋友,過沒兩分鐘就會說:「我的弟兄呀!和我回家吃飯吧!」接著把手牽起來了!(別誤會,這是友好的意思)在商店,老闆會說:「我最摯愛的朋友呀~你遠道而來讓我們成為兄弟,我如此心存感激,這就算你半價吧!」(別誤會,半價還是觀光客的價錢。)原先覺得誇張又可愛,但久了實在有點矯情。

但這次中東百年大雪,患難中我認為引發出了他們內心真情。

第一天雪很美,像是天使在天空撒著糖霜。我們拜訪鄰居,一起打雪仗堆雪人。阿拉伯人的熱情雪球襲擊,在車裡、陽台瘋狂雪球戰,還會要求經過車子搖下車窗砸進去!就是那樣不分你我,大家打成一片,想拒絕也無法。

第三天,雪身已達膝蓋高。這次風雪,的確重創了整個安曼。政府、商家、人民應變不及;我們被迫上街找食物。原本來回30分鐘的路程,被我們走了近2個小時。

當我們抵達大餅店時,長長的人龍我們都傻了;沒辦法兩女子得從尾開始乖乖的排起。這時,店夥計大喊:「親愛的呀,老弱婦孺不用排了,直接來這邊領餅結帳。快回家保暖!」揣著暖呼呼的大餅,全身又冷又無力但還是得再走一段,我們決定攔車。

第一輛車,很急,那大伯喊著:「對不起,真是抱歉,願上天原諒我,我現在不能順道載你們,鄰居小妹妹生病我得載她去醫院先!」我朋友講了十幾句的祝福,希望他們好運、身體康復、阿拉與你們同在、阿拉賜你們平安……。

我們繼續賣力前行,另外一台小貨車自己停了下來,裡面年輕男子大喊「你們要去哪裡?要不要順你們一載?」解釋了我們的方向後,我們跳上了車後,他不斷確認我們保暖安全,一切是否需要幫忙的儘管告訴他;最後安全到家。

第四天雪是停了,卻是車子的苦難日到來,鏟開車頂的厚雪、再來挖出條小路、路面的結冰還要放止滑等。我家對面的通道從晚上開始挖車庫道,原先兩三個男子,最後聚集越來越多十幾個人。這些人不是社區、也不是守衛隊,而就是一群熱心的男子,一邊挖雪、一邊幫忙推車,有求必應,有忙必幫。

阿拉伯人熱心互助的特性強烈,在這種危難情況下特別鮮明。這種情感,相對傳統亞洲文化奔放了許多。不禁想起,拜訪鄰居這種事,約莫是我國小低年級的家庭作業;社區打掃守望相助,印象中多在公民課本上的圖才會看到;「老弱婦孺」這標語是政府努力推廣有成的。

阿拉伯人的這種精神諧普遍存於民間,但在阿拉伯眾多國家之間,卻沒有發揮此種民族特性。泛阿拉伯主義高喊了多年,進度卻仍舊緩慢,更不用說團結面對西方勢力、以阿問題、阿拉伯之春、敘利亞內戰等等;有人形容「個打個算盤,散沙難抱團」,這的確是阿拉伯國家所面對的窘況。

我望向窗外,賣力堆車的阿拉伯年輕人們,真希望這氣氛能夠感染至國際舞台,將整個阿拉伯推向進步的未來。

阿拉伯不是只有酷熱沙漠,也是會下雪的!

You may also like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